第十七章 访问阿罗蓝仙人
太子辞别频婆娑罗王以后,披星戴月,忍饥受饿的又开始踏上他追求真理的征途。有一天,他到了一座寂静的森林,森林中有一位阿罗蓝大仙人在那里修行,太子记起苦行林中一位苦行者临别时的介绍,他即刻就想走进森林往访这位阿罗蓝仙人。

寒来暑往,春去秋迎,悉达多太子经历了许多艰难险阻,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阿罗逻仙人的住处。
阿罗逻仙人预感到重要的人物即将来访,因此在远远地看到太子的身影时,就走出门前来迎接,并极口赞叹太子的到来。阿罗逻仙人将太子迎到屋子里,相互坐定。他看到太子相貌端正,五官齐全丰满,浑身透出一种恬静柔和的气质,心里油然而生爱敬之情,于是便殷勤问及太子所经过的道路碰到危险没有,一路是否疲劳等等,太子一一作了回答。阿罗逻仙人又对太子说道:“太子您初生时,以及后来出家,并来到这里,各种情况,我虽然消息闭塞,但道路传闻,毕竟也都约略知道了。你能在欲火之海中觉悟出家,又像磅礴的大鸟从绳索的束缚中逃脱出来,真是十分的了不得啊。过去各位国王都是在年富力强的时候,恣意享受人间的欲乐,到了年命危浅、叶落归根之时,方才想到要抛弃国家以及那些玩乐的工具出家学道,以求解脱,这些事迹其实都不足称奇。只有太子您正当青春鼎盛之期,却毅然舍弃五欲,远道来此修道,方称得上真正奇特。您应当更加勤奋勇猛,向道的高峰尽全力攀登,尽快度越轮回之苦而至于极乐世界的彼岸。”
太子听到阿罗逻仙人的言语,心下极为高兴,于是回答说:“我听了您的话,真是异常欢喜。我正是为了求道、尽速抵达极乐世界的彼岸才不远千里、历尽艰苦到达您这里的。我非常乐于听到您为我解说断绝生老病死的方法,不知您能赐我以方便之门么?”阿罗逻仙人为悉达多太子求道精神所打动,于是当即升座讲法,说道:“众生是从那蒙昧幽远的冥初所开始的,而这蒙昧幽远的冥初却又是从我的傲慢生出来的,而我的傲慢却又是从我的痴愚之心生出来的,而我的痴愚之心却又是从染爱生出来的,而染爱是从五种微尘的气体生出来的,五种微尘的气体又是从五大生出来的,从五大中生出贪恋、爱欲、嗔怪、愤怒等烦恼,于是流转成为生存、衰老、疾病、死亡各种现象,并且产生各种忧愁、悲伤、痛苦、烦恼的情绪。以上为太子讲述的过程,只是较为简单的一个轮廓罢了。”
悉达多听了阿罗逻仙人的讲说,心中并未惬意,于是便继续向阿罗逻仙人发问道:“我现在已经懂得了您所说的生命流转过程,但生死的根本问题却仍不能了然。您能否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将这生老病死的现象得以根除呢?”仙人当即回答说:“如果要消灭这生死的根本问题,先应当出家,修持戒行,要待人谦卑,能够忍受侮辱,并且要住在闲空的所在,修习禅定。禅定有四个级别,或可说四个步骤。能离开爱欲、罪恶以及不良的现象,有初步觉悟,有初步观解,这是初级的禅定;消除觉悟之念,将观想定在生命之一点上,进入欢喜愉悦的心境,这便到了第二级禅定;舍弃欢喜愉悦的心境,得到正确的观念,心中只剩下最根本的原初快乐,这就到达了第三级禅定;断除了所有苦痛和快乐,思维清净,进入内心平等而无执著之境,超然解脱,这样就到达了第四级禅定。进入了第四级禅定,就到达了无想报的境界。从禅定中得到觉悟,然后才知道什么是非解脱的境界;什么是离开现象、思想进入空的境界;什么是消除了实有的观念进入意识的境界;什么是消除了无穷无尽思想意识的境界;什么是观照一种意识,进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的境界;什么是离开了种种现象,进入既不是想也不是不想的境界。到了这个既不是想也不是想的境界,就叫做究竟解脱,也即最后的真正彻底的解脱,这就是学道修行者的彼岸。太子您如果要根除生老病死的忧患,就应当修习这种禅定功夫。”
悉达多太子听了这阿罗逻仙人的讲说,心里并不感到欢喜和快乐。他当时这样思考着:“这种知识和见解,总不是最终最彻底的解决办法。用如此办法绝不能永久断绝各种烦恼和束缚。”于是,太子当即便向阿罗逻仙人请教道:“我对于您所讲说的道理,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现在想向您询问,不知可行否?”阿罗逻仙人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回答说:“当然可以,请问吧。”太子当即便问道:“既不是想也不是不想的境界,其中有我,还是没有我呢?如果说没有我,就不应当说既不是想也不是不想;如果说有我,我是有知觉呢,还是没有知觉?我如果没有知觉,我就如同木石;我如果有知觉,就可以由此知觉攀缘及于他物;既然可以由此知觉攀缘及于他物,就会为环境所熏染而起执著。因为为环境所熏染而起执著,就并不能到达解脱的境界。您对于粗显的烦恼、束缚已经驱除殆尽,但对于细微的烦恼、束缚还没有完全消除,因此尚不能说是最终最彻底的解脱。那些细微的烦恼、束缚让它们自由滋长,就会由此而酿成大的烦恼和束缚,从而堕落,转入六道轮回之境,因此您所说的并不是度越众生到达彼岸的解脱法门。如果能够驱除我以及我想,一切都完全抛弃,这才叫做真正的解脱。”
阿罗逻仙人听了太子这一番话,不免心生惭愧,于是默默地不作一声,然而他对太子深刻高妙的见解又确实不得不非常佩服。这时,悉达多太子又问阿罗逻仙人什么岁数才出的家,修习梵行又有多少年了。仙人回答说:“我十六岁就出了家,修习梵行已经一百零四年。”太子听了,有些不以为然,心里想道:“出家这么长时间了,所得到的道法难道只是这么个样子吗?”太子觉得这样的道法实在不能解决他心中存在的问题,他要寻求一种更加高超的道法来解决自己的困惑,因此,他当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合掌与仙人作别。仙人知道太子要离开这里,于是对太子说:“我从很远的地方到这里来修习苦行,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所得到的果报也就只这么一点,你是王种,怎么能修习这样的苦行呢?”太子回答道:“你修习的方法并不能算是最苦的,我知道还有一种道法是最苦最难实行的,而我要去修习它。”阿罗逻仙人已经见识了太子高超的智慧,又长时间地观察了太子的意志十分坚定,没有一点虚假,当下就明白了悉达多太子已经决定成就一切种智,因此对太子说:“你如果道成之后,愿率先度我脱离苦海。”太子当即答应了。
悉达多太子又走到迦兰仙人的住处,与迦兰仙人反复议论问答,结果也就像在阿罗逻仙人处所得到的一样,同样不能感到满足。太子于是辞别而去。

摩耶夫人在生下悉达多后的第七天病逝,嗣后即由同时嫁给净饭王的摩耶之姊,摩诃波闍波提夫人(Mahāprajāpati,生卒年不详,汉译为「大爱道」)扶养长大。悉达多七、八岁时,从跋陀罗尼婆罗门,受学《梵书》等六十种书,又从武师学习诸般武艺。十四岁出城郊游,先后在各个城门遇见佝偻老叟、命垂病患、出殡死尸等震慑人心的悲惨景象,最后,遇见一位出家人,这番机缘,让他深刻体悟到无法掌握的变异人生,而兴世间无常之感,并产生出家修道之念。十六岁时,净饭王忧虑悉达多出家,为他建立春、夏、冬三间宫殿,广聚美女、珍宝,用以挽留悉达多。十九岁,纳天臂城主之女耶输陀罗为妃,生一子叫罗睺罗。然而,豪华的宫廷,情爱的迷醉,都不能挽留悉达多为了寻求自由解脱的心愿。在二十九岁那年的某天夜里,悉达多看了正在酣睡中的妃子及儿子最后一眼之后,便唤起他的驭者车匿(Chandaka,生卒年不详)
,骑上白马,疾驰出宫,离开迦毗罗卫城。拂晓时分,到了罗摩村,自行剃除须发,披上袈裟,并命令车匿自行返宫,代他向父王报告他已出家的消息。

太子为了追求甚深微妙的真理,感到全印度都没有一个可以师事的人。所以他觉得除了自己修持觉悟外,再去东跑西奔的只是浪费时间和精神。因此,他又告别郁陀仙人,在各方云游不久,最后进入尼连禅河的东岸,登上钵罗笈菩提山,可是觉得这里也不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因此,渡过尼连禅河,想去伽耶山的苦行林修道。

乔达摩‧悉达多简介

太子听阿罗蓝大仙人的话后,内心感觉到非常的欢喜,他就很虚心的回答道:

经过六年苦行生活的悉达多,日食一麻一麦,肉体虽能承受各种困苦,但形体却日益枯瘦如柴,便毅然放弃这种自虐式的苦行,带着消瘦羸弱的躯体,走到尼连禅河沐浴,洗净身上的污垢,并接受牧羊女的乳糜供养而逐渐恢复体力。之后,就到附近的菩提树下以柔软的草叶铺在座上,端身正念,发大誓愿:「我今若不成正觉,宁可碎此身,终不起此座!」从此,静心默照,思惟拔除人间之苦的解脱之道。以大慈大智的襟怀,奋勇精进的精神,在树下盘坐四十九天后,终于在二月八日的清朗夜空中,克服内外魔障,夜睹明星,豁然大悟,成等正觉。成就佛果的悉达多,自内心道出赞叹的话语:「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此刻,他彻底觉悟生命的真谛,悟透一切法无非是「缘起」的道理,所以,自称为无上的佛陀,皈依他的弟子们,则称悉达多为「世尊」、「释迦牟尼」。

太子走进森林,阿罗蓝仙人也迎面而来,他见到太子稀世的容貌,像饥渴的人饮到甘露的泉水,他举起手来,向太子有礼貌的说道:

乔达摩‧悉达多(Siddhāttha
Gotama,约生于公元前五世纪),音译又译作悉达罗他、悉达、悉多、悉陀,意译则作一切义成。为佛教创始者释迦牟尼(Śākyamuni),尚未觉悟前而身为释迦族太子时的之名。

这位阿罗蓝大仙人,是信奉数论派的权威,他听太子又提出问题,即刻以数论派的典籍,用极其善巧的言辞,向太子叙说修行的大要及果报道:

而随着佛教的建立与对释迦牟尼的尊崇,佛教徒对于悉达多太子的身分也多所崇拜。现今佛教徒依据《佛说灌洗佛形像经》以农历四月八日为悉达多太子诞生日,经中认为灌浴佛像能有福报功德,是以佛教徒即设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的悉达多太子像,并以香汤灌浴悉达多太子像。因而佛诞日又被称为「浴佛节」,是现今佛教十分重视之节日。

『由第二禅天,累积很多的功行,那执着爱乐的心情自然消除,那就可进到第三禅天。

之后,悉达多到了毗舍离的苦行林,向薄伽婆仙人求法。随后又向数论派的仙人求学解脱之道。在苦行林中,面对这些苦行者的种种修行方式(披草衣、穿树皮、卧泥中、躺荆棘、睡钉板、晒烈阳…),悉达多心中感触良深,认为这些都是不究竟的方法,于是,又转向阿罗逻迦蓝与郁陀迦罗摩子两位修习禅定的仙人习法,很快就获得高深的禅定成就,却仍觉得禅定虽可获致短暂的轻安和快乐,但也无法彻底解决人生的苦恼。因之,他又离开而来到尼连禅河边伽耶山附近的苦行林修道。

阿罗蓝仙人听了太子的发问以后,他就引出很多婆罗门的古典、名相,一一解释给太子听,并且说依着这些名相去修习梵行,再为人广为宣说,就能得到解脱。太子听了以后,又再问道:

二千五百年前,东北印度的喜马拉雅山麓,由释迦族建立的贵族共和国之一的迦毗罗卫国(Kapilavastū),当时的国王,姓乔达摩,属刹帝利种,名净饭王,娶天臂城国王的女儿为妻,名摩耶夫人(Siri
Maya,生年不详,约卒于公元前563年)。据西晋僧人释法炬(公元259年-公元307年,另一说为公元309年-公元358年)所翻译的《佛说灌洗佛形像经》记载,摩耶夫人于四十五岁时,于四月八日在蓝毗尼园(Lumbini,现今尼泊尔境内)的无忧树下生下悉达多。佛经描述悉达多初降人间,即能自行七步,并举右手说:「我于天人之中,最尊最胜!」(意思为「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更进一步,乐着的心完全没有了,生活即能超然解脱,这就算到达了第四禅天。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