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答道:“是的。”

景公笑着说:〝嘻,又老又丑啊!寡人有个女儿,年轻貌美,不如嫁给先生吧。〞

景公笑着说:〝嘻,又老又丑啊!寡人有个女儿,年轻貌美,不如嫁给先生吧。〞

有一次,田无宇到晏子家中,见晏子一人在内室,有一位妇人从屋内走了出来,头发斑白,穿着黑色的粗布衣服,十分俭朴。田无宇假装不知道,故意用讥讽的语气对着晏子说道:“刚才那个从室内出来的人是谁啊?”

在中国传统的观念中,婚姻具有非常神圣的意义,男女婚姻乃承天地阴阳之性配合而成。

这样,古人在结婚时,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就是必须的仪式。

田无宇到晏子家中做客,却对晏子的妻子轻视。晏子并未因田无宇的失礼而气愤,也未因田无宇轻视老妻而羞恼,反以礼相待,以道德之言向田无宇解释,淫乱逆道之事不可为,其德行操守让人敬服。

其妻抑郁成疾,卧病数年。史堂始终不看她一眼。临终前,其妻在隔壁呼喊道:〝我今天要死了,你还是忍心不看我一眼吗?〞史堂仍然不听。

宋弘,字仲子,东汉初期的名臣。他不仅以清节威德着称于世,在处理夫妻关系上的所作所为,也为后世称道。

夫妻之间的真情真爱

当天晚上,史堂梦见自己去世的父亲,前来对他说:〝女方已托生非人,生遭荼毒,死受厌胜。但你也因为此女之故,寿、禄都已削尽了!〞

中国也有老话:〝一日夫妻百日恩〞。

齐景公当政时期,晏子以自己的智慧德行,帮助景公治理朝政,深受景公器重。景公正好有一个心爱的女儿,年轻美貌,便想将女儿嫁给晏子。

原来乡里有人想抛弃他的妻子,就出一两银子托葛书生帮他写休书。葛书生心想:〝我不写,他也会找别人写,一样救不了他的原配,反而伤了我跟他之间的感情,结下怨恨。还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赚一两银子。〞葛书生就糊里糊涂写了,等到听庙祝这么一说,才汗流浃背,后悔莫及。葛书生就找到那个要休妻的人,苦口婆心竭力挽回他们夫妇的婚姻。后来葛书生中了举人但没有中进士,仕途做到监司就到头了。

但在古人看来,婚姻大事,不仅是前世因缘注定,也是通过拜堂在天地神灵面前订下的契约,

晏子礼貌地答道:“是我家妻子。”

晏婴,又称晏子,春秋时期着名思想家、外交家。齐景公当政时期,晏子深受景公器重。

光武帝对宋弘说︰〝俗语说,人尊贵了就会换朋友,富有了就会换妻子,这是人之常情吧?〞

于是,晏子再拜了两拜,委婉辞谢了景公,景公见晏婴如此重视夫妻之义,便也不再提及此事。

一天,齐景公到晏子家中作客,喝到尽兴的时候,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便向晏子问道:〝刚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吗?〞

亲朋宾客前来为新郎新娘贺喜祝福,二人理应深表谢意。

晏子德才兼备,他辅佐了齐国三代君王,身居高位,俸禄丰厚,自己却朴素节俭,将多余的财物用来帮助亲族,对百姓体恤有加。他对自己妻子的道义情谊,同样令人称赞不已。

未过十天,裴章被剖腹于浴盆中,五脏尽出。无人知其死因。

古人结婚要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

夫妻携手,本应白头偕老,共渡一生,岂能在得势之时,抛结发妻子于不顾呢?晏子虽贵为齐国大臣,又遇君主亲自提亲,可谓高攀金枝,却仍不愿违背伦常道德,委婉谢绝了君主的美意,其德行令人敬佩。

传统文化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古人认为:休妻弃妻会遭到报应。

第二年,史堂果然死了。

景公笑着说:“嘻,又老又丑啊!寡人有个女儿,年轻貌美,不如嫁给先生吧。”

第二年,史堂果然死了。

于是,晏子再拜了两拜,委婉辞谢了景公。

晏子于是说:“晏婴听说,休掉年老的妻子称为乱;纳娶年少的美妾称为淫;见色忘义,处富贵就背弃伦常称为逆道。晏婴怎么可以有淫乱的行为,不顾伦理,逆反古人之道呢?”

这一年,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主的丈夫死了。光武帝想窥探姐姐的意愿,于是与之谈论群臣。公主说∶〝宋弘仪表庄重,品德与才识俱佳,满朝大臣无人可比。〞正合光武帝的心意。

史堂始终不看她一眼。

夫义妇德,夫妻两人有缘走到一起,是难得的缘分。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彼此互相关怀、照顾,一同孝敬父母、教育子女,携手走过多少的风风雨雨,又一起尝过多少的酸甜苦辣,为这个家逝去了青春年华。而在一同经过患难之后,是否能够同甘甜?晏子给我们做了最好的榜样,不离不弃,哪怕是君王提亲,旁人嘲笑,他对妻子也依然如此尊敬、爱护,有情有义,这才是夫妻之间的真情真爱。

后来,光武帝就召见宋弘,并让湖阳公主坐在屏风后面。光武帝对宋弘说∶〝俗语说,人尊贵了就会换朋友,富有了就会*子,这是人之常情吧?〞宋弘说∶〝臣听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意思是说:在贫困患难时结交的朋友不可忘记,与自己共患难的妻子不能抛弃。于是,光武帝只好作罢。

唐以前北方地区民间称“交拜礼”,在特设的青庐(饰青布幔的屋子)举行。唐时“拜堂”一词正式出现。

一天,齐景公到晏子家中作客,喝到尽兴的时候,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便向晏子问道:“刚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吗?”

其妻李氏自感薄命,布衣蔬食,每天念佛念经不止。

北宋时,新婚日先拜家庙,行合卺礼,次日五更,用一桌,盛镜台镜子于其上,望上展拜,谓之新妇展拜。

晏子听后,恭谨地站起来,离开坐席,向景公作礼道:“回君上,如今臣下的妻子虽然又老又丑,但臣下与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自然也见过她年轻美好的时候。而且为人妻的,本以少壮托附一生至年老,美貌托身到衰丑。妻子在年轻姣好的时候,将终身托付给我,我纳聘迎娶接纳了,跟臣一起这么多年,君王虽然现有荣赐,可晏婴岂能违背她年轻时对臣的托付呢?”

宋弘,字仲子,东汉初期的名臣。他不仅以清节威德着称于世,在处理夫妻关系上的所作所为,也为后世称道。

据《感应篇图说》记载,有个叫史堂的人,在地位低微时,已经娶妻。

田无宇看着晏子说:“贵为中卿的地位,食邑田税所入一年可达七十万,为何还要用老妻啊?”

糟糠是穷人用来充饥的粗食,故〝糟糠之妻〞就被人们用来比喻贫贱时共患难的妻子,又可称为糟糠、糟糠妻。

是不能想离就离、想不忠就不忠的。

过了十年,裴章又遇到神僧昙照,昙照惊讶说:〝我十年前,曾经预言郎君必贵,今天已经全部削尽了,为何呢?〞裴章不能隐瞒。昙照说:〝夫人的灵魂,已经升至天上。而你,不久恐有大难!〞

在儒家看来,有天地阴阳,才有男女婚姻;有男女婚姻,才有父子,才有君臣,即伦常礼义、社会组织都基于婚姻。

晏子听后,恭谨地站起来,离开坐席,向景公作礼道:〝回君上,如今臣下的妻子虽然又老又丑,但臣下与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自然也见过她年轻美好的时候。而且为人妻的,本以少壮托付一生至年老,美貌托身到衰丑。妻子在年轻姣好的时候,将终身托付给我,我纳聘迎娶接纳了,跟臣一起这么多年,君王虽然现有荣赐,可晏婴岂能违背她年轻时对臣的托付呢?〞

清代和民国时均有将拜天地和拜祖先统称为拜堂礼之说。

婚姻是人类繁衍的需要,也是人对神、对天地、对父母、对有情人的承诺,东西方婚礼的习俗和礼仪都是这种神圣意义的体现。而婚姻的过程中,要求男女双方都能兑现自己的承诺。中国古代,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因为人们相信抛弃和背叛誓约是会遭到报应的。

公主说︰〝宋弘仪表庄重,品德与才识俱佳,满朝大臣无人可比。〞正合光武帝的心意。

清朝梁恭辰所着《北东园笔录初编》中记载:清朝宁波有个葛观察,他读书的时候,每次去学塾经过路边一座庙,都要作个揖再走。庙里的神灵就托梦给庙祝,说:〝葛状元每回经过这里都要给我作揖,我这小神受不起,只好慌忙起身回避,实在受不了这折腾。你一定要为我在门口建一堵屏障。〞正当庙祝在乡里奔走筹划准备开工时,又梦到庙里的神灵说:〝不用了,葛书生帮人写休书,上天已经把他的科举功名削掉了。〞

景公见晏婴如此重视夫妻之义,便也不再提及此事。

又有一次,田无宇劝晏子休掉老妻,晏子说:〝晏婴听说,休掉年老的妻子称为乱;纳娶年少的美妾称为淫;见色忘义,处富贵就背弃伦常称为逆道。晏婴怎么可以有淫乱的行为,不顾伦理,逆反古人之道呢?〞

图片 1

他的妻子死后,史堂又听从邪说,用土器覆盖妻子的脸面,兼用枷锁捆其尸。

拜堂又称拜天地,北宋时期开始流行全国。

汉光武帝即位以后,宋弘被拜为太中大夫,后来又做了大司空。宋弘为官清廉,直谏敢言,受到光武帝的器重,后封为宣平侯。

拜堂之始,燃烛,焚香,鸣爆竹,奏乐。乐此,礼生(即婚礼主持人)诵唱:“香烟缥缈,灯烛辉煌,新郎新娘齐登花堂。”

〝糟糠之妻〞之所以被用来做为妻子的别称,是出自《后汉书》:〝臣闻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说的正是东汉光武帝与他的大臣宋弘的故事。

图片 2

据《科名劝戒录》记载,河东人裴章,其父在荆州为主帅,有位神僧名叫昙照,预言裴章的地位名望,会超过他的父亲。

糟糠是穷人用来充饥的粗食,故〝糟糠之妻〞就被人们用来比喻贫贱时共患难的妻子,又可称为糟糠、糟糠妻。

现代人传统道德观念淡薄,对婚姻随随便便。其实,一时感情冲动代替不了理智和伦理,人破坏婚姻导致的烦恼未必比维系婚姻的烦恼少。而且人在无知中随波逐流、为所欲为,却不知这会给自己削减阴德、带来报应。婚姻是终生大事,今生婚姻是前世因缘注定,婚姻是在天地神灵面前订下的契约,是不能想离就离、想不忠就不忠的。

不论古今,结婚都是人生大事。

裴章年少时,娶李氏为妻,后赴太原任职,将原配抛弃于洛中,自己另寻新欢。

后来,光武帝就召见宋弘,并让湖阳公主坐在屏风后面。

《后汉书.曹世叔妻传》记载:〝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信天地之弘义,人伦之大节也。〞宋孙觉《春秋经解》:〝独阳不生,独阴不成。故有天则有地,有日则有月,男女之义,婚姻之礼,天地之道,人伦之本也。〞在儒家看来,有天地阴阳,才有男女婚姻;有男女婚姻,才有父子,才有君臣,即伦常礼义、社会组织都基于婚姻。

那么,通过拜堂而完成人生大事,真的就是一个简单的仪式吗?违背盟誓真的就无所谓吗?下面和乐儿一起看看下面几个例子。

于是,晏子再拜了两拜,委婉辞谢了景公。景公见晏婴如此重视夫妻之义,便也不再提及此事。

晏子答道:〝是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