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两度迎母亲安祥生极乐

谢国治居士往生记

西方三圣来接引 西方三圣来接引
昨天晚上的一次助念,是我们为亡人助念往生以来,是最为殊胜的一次。
二月初六凌晨二点四十分,我被一阵悲壮的念佛声夹着痛苦伸吟声惊醒,仔细听,似像从母亲的房间传来,我急忙走近母亲房门再听,不是,轻轻推门进去,也不见母亲有什么动静。于是我跟着念了一阵后,又伏案阅经了。
这种在痛苦中伸吟,单句南无阿弥陀佛的悲壮念佛声,使我一时顿悟:又有老人去世,要我们去助念了。
中午,我去告知一位热心助念的莲友,叫她作好准备组织助念。
这种悲壮的念佛声,在我家佛堂,整天都没停。
晚上七点三十分,一位同修急忙来到我家,说孔医生母亲刚断气,想叫我去助念。因为她是医生,医院领导同意她不把母亲送到太平间。我背起专用袋,跟着就走。到医院后,由他再去联络组织人助念。
我一进到病房门口,触景生情:一九八五年,我爸爸就是在这个病房逝世的,子欲孝亲不在的伤感,又自然而起。我早早就学佛,那多好啊!但愿青年们早日步入佛门。
当时,孔医师正给她母亲抹身,换衣。我无奈地对他们说:本应八小时后才能触动她的,现在只好轻点了。说完,我自然地念起佛来。我在一个床头柜上,放了一张已被香烧了一个洞,同修交回给我的,小的阿弥陀佛接引像,点起了一卷檀香盘香。这是最为简单的佛坛了!我穿好海青,披上曼衣之后,见到老人被翻,我连说慢点,她很痛苦的。“痛苦”两字一出口,我立刻改变了我念佛的腔调。以我在家听到的在痛苦中伸吟的悲壮腔调,缓慢庄重地念着,中间分三次给老人,给在此病房、在此医院离开人世的魂灵及其有缘讲阿弥陀佛的第十八愿,为他们作开示,劝共同念佛。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其它助念莲友来时,我才改变念佛的腔调,大家同以念佛机的音腔,小声地念着“南无阿弥陀佛······
这是一次最简单的助念,只一张小小的佛像,一盘盘香,七个人,小小声地念。不像以前,佛坛庄严得使人见着就生敬意。又没有众多的法物、法器,可是,这是一次最为成功,最为殊胜的助念。这都是佛菩萨的护念,佛菩萨的安排!
在助念将结束时,我叫那位多次欲讲而被我多次劝阻的莲友,讲她助念中看见的情况。她说:我来到、就见到佛像两傍同样有观音、势至两尊菩萨。我们到来才二十分钟,就见到阿弥陀佛来了,旁边还有几座宝塔、一朵几种颜色的莲花,很大,会转动的,还有一朵小的是黄色的,老人家坐在黄莲花上,但是很久宝塔、莲花、阿弥陀佛等圣众都不走,好像在等人那样,不久,就见到像蚂蚁爬那样,很多人爬上那朵大的莲花上,大莲花旁又出现很多小莲花,每朵莲花都有人。还看见地藏菩萨及十几个披黄袈娑的,头光光的和尚,也在合掌念佛。
一句佛号,具足无上功德、众生称念,皆得往生,有什么可怀疑的呢?最后我讲了几句鼓励大家的话:我们为什么要来助念,就是想助老人家念佛,使老人家往生。我们既有愿老人家往生之心,我们自己愿往生之心,自然在其中了。经中说,“随愿皆往”,“命终皆得往生”!在利人之中,利己自然成就,老人家及像蚂蚁那么多无数无量众生,在我们七个人的助念中得生西方,我们七个人往生大业就现已成办,命终皆得往生阿弥陀佛的极乐国土。
大家听了我说之后,都会心地微笑了。
当我回到家休息后,佛堂中那句缓慢、悲壮、伸吟般的念佛声仍然不停。直到我早晨起床做早课时,才没听到这悲壮的念佛声。
是否是佛菩萨在启示我们:还有比“像蚂蚁那么多”更多的无数无量众生,需要我们以称念一句佛号去帮助他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呢?
这次像蚂蚁那么多的获得往生者,可能全部都是我的爸爸吧?!至心称念南无阿弥佛,是对众生最有效的救度,阿弥陀佛的本愿,就是要以他无碍的智慧,不可思议的名号功德救度十方世界一切众生。我当尽形寿以过满天大火之志,弘扬净宗念佛法门!南无阿弥陀佛!将此深心奉尘刹!

我叫刘振源,是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人。我妈叫于桂珍,也是北戴河人,一九一○年出生。她自幼在家人的影响下,信奉弥勒菩萨和观世音菩萨,而且为人很善良,待人真诚乐於助人。她与我父亲结婚後,二人都信观世音菩萨,家里也供观世音菩萨像。我自幼失去父亲,妈妈带著我们四个幼小的儿女艰难度日。生活虽然清苦,但她总是坚强地支撑著。

三年前,我的姑父谢国治居士往生的事迹轰动乡里,影响到当地许多人都皈依了佛教,开始了念佛。这件事情我一直想整理出来,但因为老家太远、一直没有能够如愿。直到最近,因祖母去世回老家,见到了引导我姑父念佛的表姐,她自己学佛也有很神奇的因缘,我鼓励她把姑父往生的事迹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以果示人,对众生的教化力量大,可以感召更多的人信佛、念佛。表姐接受了我的建议,不久就写出了一长封信给我,介绍了她自己如何认识佛教、学习佛教并指导她父亲成功往生的经过,以飨读者。
我父亲名叫谢国治,河南省上蔡县谢堂村人,有三儿三女,一生任劳任怨、生活简朴、忠厚善良,在我们村是人人知道的大好人。

由於母亲的言传身教,在我们孩子们的心中播下了善良的种子,提起弥勒菩萨和观世音菩萨就觉得十分亲切。机缘终於成熟了,一九九五年我和妻子、女儿一起皈依了佛门,并请了观世音菩萨和西方三圣佛像回家供养。我妈见到观世音菩萨和西方三圣佛像,就像见到亲人一样,非常高兴。从此,她每天都要礼拜和供养佛、菩萨,并且称念观世音菩萨和阿弥陀佛圣号。我们做儿子的虽然都很孝顺,但只想到照顾老人的生活,却没有领她皈依佛门。後来,老人见我们不仅信佛还吃素、念佛。有一天我妈对我爱人讲∶「你们学佛、吃素,别把我扔下,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学佛、吃素啊!」在老人的要求下,我们於一九九八年陪她去皈依了三宝。自此,老人成了真正的佛教徒,每天礼佛、念佛就更认真、更精进了。而且几乎每天都要在佛菩萨像前说∶「阿弥陀佛,您来接我吧!我给您扫地去,我去侍侯您。」我妈还常劝不信佛的二弟说∶「你要跟哥哥嫂子学佛啊!」

我叫谢华荣,於一九九八年蒙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的慈悲加持而信仰了佛教。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突然感觉特别困倦,只好睡觉,梦中清晰的看到了观世音菩萨的形象。当时我并信佛,也不知道那是谁,醒後感觉非常奇怪,就找同院的人们说了此事。大家告诉我说∶「你梦见的是观世音菩萨,你一定是和观世音菩萨有缘,你咋不敬观音菩萨呢?」我说∶「怎麽敬呀?」他们就说∶「你去找赵盘根问一下,他信佛。」我听了这话,随即就去找了赵盘根居士。他就给我说∶「是你跟佛的缘分到了。」就借给我几本《佛教文化》和《无量寿经讲解》,回家後,我迫不及待地把这些书一气看完,心想,原来念佛这麽好,临命终时阿弥陀佛还来接引。从内心深处就感到特别特别的高兴。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