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失的檀腻觭

檀腻的故事
从前有个国王,名叫端正,他依照正法治理国家,处理政事,经常为百姓排忧解难,从不冤枉一个好人,所以老百姓都很爱戴他。
这个国家有个婆罗门,名叫檀腻。家庭贫困,经常食不果腹,衣不遮寒。
一年秋天,他从田里收获了一些稻谷,可是因为家里穷,养不起牛,所以无法打场。于是他去邻村向一个熟人借了一头牛,打完场以后,又把这头牛送回去。可是,当他把牛送到那位熟人家门前,看见对方正在忙着,便没有打声招呼,把牛系在门旁的树上就走了。
牛的主人倒是看见他牵着牛过来了,但是以为他还没有打完场,接着还要用,所以既没有细问,也没有把牛牵回自己家去。

从前有个人,名叫檀腻觭。家境清寒,经常食不果腹,衣不蔽寒。

就这样,因为两人的疏忽大意,结果那头牛丢了。

有一年秋天,他从田里收成了一些稻谷,可是因家里穷,养不起牛,无法打谷子。于是,他向邻村的熟人借了一头牛。打完谷子后,正准备把这头牛送回去。

过了几天,牛的主人见檀腻还没把牛送回来,就上门要。

当他把牛送到邻居的门前,看见人家正在忙著,便没有向人家打个招呼,将牛系在门旁的树上就走了。

檀腻则坚持说已把牛送还,两人便吵了起来。

牛的主人倒是看见他牵牛过来,但以为他还要用牛,所以既没有细问,又没有将牛牵回自己家去。

牛主人见檀腻坚持不肯还牛,气极了,揪住他一起去见端正王评理。

结果,牛不见了!

两人走没多远,碰到一个马伕正在追赶一匹逃逸的奔马。

过了几天,牛主人见檀腻觭还没还牛来,就上门索讨。

马伕看见有人迎面走过来,便大声叫道:“快帮我拦住它!

檀腻觭说:“我早已把牛送还了。”两人便争吵起来。

快帮我拦住它!”

牛主人见檀腻觭不肯还牛,气极了,拉著他去见国王评理。

刚好路旁有一块石头,檀腻就捡起石头砸过去,正巧砸在马腿上,马腿应声而断。

两人走了一段路,遇到一个人正在追赶一匹逃逸的马。

原来这匹马是从国王的马群中逃出来的。

马夫看见有人迎面过来,便大声喊:“快帮我拦住它!快帮我拦住它!”

马伕看见檀腻把马腿打断了,吓坏了,唯恐国王怪罪,便揪住他去见国王。

这时,刚好路旁有块石头,檀腻觭便捡起石头扔过去,

三人顺着大路前进,遇到一条河,但不知道渡口在哪里。

这一扔,正巧砸在马腿上,马腿一下子断了。

这时,他们看见有个木匠左手提着木工工具,右手挽着衣服,还剩一把斧头没法处理,便叼在嘴里,正摸索着涉水过河。

原来这马是从国王的马群中逃出来的,马夫见到这景状,吓坏了,害怕国王怪罪,便抓住檀腻觭去见国王。

檀腻便问:“请问水深吗?可以涉水过河吗?”

三人一起顺著大路前进,来到一条河前,不知道那里有渡口。

木匠回答:“可以!”没想到口一张,那把斧头就掉到水里,再也找不着了。木匠十分生气,揪住檀腻,要他一起去见国王,赔他斧头。

这时,他们看见一个木匠左手提著工具、右手挽著衣服,还剩一把斧头没法处理,便衔在嘴里,正摸索著涉河而过。

四个人继续前进。

檀腻觭便问:“请问,您那儿水深吗?可以涉水过河吗?”

檀腻这时又饿、又渴、又累,心情又特别烦躁,见到路旁有一家酒店,便急忙跑过去,讨了一杯白酒,坐在床座上喝起来。

木匠回答:“行!”

没想到老板娘的儿子,盖着一床被子在床座上睡觉,几个月大的小孩,哪禁得住檀腻重重地一坐?孩子一下子肚腹溃烂,连哼都没来得及哼就死了。

没想到一张口,斧头就掉入水里,

见到这种情况,大家都惊呆了。

木匠十分生气,揪住檀腻觭,要他一起去见国王,赔斧头。

老板娘一边号啕大哭,一边揪住檀腻要他偿命,跟着一起到王宫去找国王。

四人一起前进。檀腻觭这时又饿、又渴、又累,心情又特别烦燥。

一行五人牵牵扯扯地走来。

突然间,发现前面有一道墙,

檀腻越走越害怕,心想:“本来只是赔牛、赔马、赔斧头的事,谁知竟然又闹出人命来!到了国王那儿,肯定不会轻饶我,还是想个办法逃走为妙。”一边走,一边东瞅西看地找机会。又走了一会,他发现前面有一道墙,心想:“这是个好机会,跳过墙,就可以逃走了。”于是猛地挣脱抓住他的几个人,像兔子一样窜出,一下子就翻上墙头,跳了过去。

心想:“这可是好机会,跳过墙,就可以逃之夭夭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一个老织布匠带着他的儿子,正坐在墙的那边休息。

猛地挣脱几个人的手,像兔子一样窜出,一下子翻上墙头,跳了过去。

檀腻翻过墙头,正好落在老织布匠身上,两脚踏在要害部位。

可是谁也没想到,一个老织布匠带著他的儿子正在墙的那头休息,檀腻觭翻过墙头,正好落在老织布匠身上,两脚正踏在心口部位,老织布匠一口气上不来,头一歪,死了。

老织布匠一口气上不来,头一歪,也死了。

织布匠的儿子见父亲被人踏死,哪肯罢休,抓住檀腻觭揍了一顿。这时牛主人、马夫、木匠也都赶到,大伙扯著檀腻觭,一同向王宫走去。

老织布匠的儿子见父亲被人踏死,哪肯罢休,抓住檀腻揍了一顿。

走了不多远,看到路旁有棵树,树上有一只鹦鹉。

这时,牛主人、马伕、木匠、老板娘也都赶到,大家揪住檀腻,一同向王宫走去。

鹦鹉看见他们过来,就问:“檀腻觭,檀腻觭,你到哪里去?”

走没多远,看见路旁有一棵树,树上有一只野鸡。

檀腻觭把自己的倒霉事一五一十地叙述一遍,

野鸡看见他们走过来,就问:“檀腻,檀腻,你到哪里去?”

告诉鹦鹉说:“现在他们抓我去见国王。”

檀腻把自己遇到的倒楣事,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告诉野鸡说:“现在他们要抓我去见端正王。”

鹦鹉说:“听说国王很有智慧,你既然去见他,请你代为打听一件事。不知为什么,我在其它树上时,叫的声音不如在这棵树上时叫得好听。你见了国王,就请你问问他,这到底是为什么?”檀腻觭答应了。

野鸡说:“听说端正王十分聪明,你既然要去见他,我托你打听一件事。不知为什么,我在其他树上鸣叫的声音,总不如在这棵树上鸣叫时好听。你见了端正王,帮我问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又走了一会,看见路旁有个洞,洞口有条毒蛇。

檀腻答应了。又走了一会,看见路旁有个洞,洞口有一条毒蛇。

毒蛇看见他们走来,便问:“檀腻觭啊!您要到哪里去?”

毒蛇看见他们走来,便问:“檀腻,檀腻,你到哪里去?”

檀腻觭把自己的倒霉事又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檀腻又把自己的倒楣事,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告诉毒蛇:“他们要抓我去见国王。”

告诉毒蛇:“他们要抓我去见国王。”

毒蛇说:“你到端正王那儿后,请代我打听一件事。我每天早晨刚出洞时,身体柔软,哪儿也不疼;但到了晚上要入洞时,就觉得身体疼痛,入洞很困难。

毒蛇说:“你到国王那儿去,请帮我打听一件事。我每天早晨刚出门出洞时,身体柔软,哪儿也不疼;但到了每天晚上入洞时,身体僵硬,全身疼痛,入洞很困难。请问国王,这到底是为什么?”檀腻觭也答应了。

请问问端正王,这到底是为什么?”

就这样,檀腻觭被牛主人等几个人挟持著来到王宫。

檀腻也答应了。又向前走,遇见一位少妇。

牛主人首先上前向国王禀告说:“这个人借了我的牛,我去索讨时,他却不还我。”

少妇看见他们,询问他们要到哪儿去之后,拜托檀腻说:“你到端正王那儿后,请代我打听一下,不知为什么,我到了婆家就想娘家,到了娘家又想婆家。”

国王问檀腻觭:“你为什么借牛不还?”

檀腻答应了。就这样,檀腻被牛主人等几个人,挟持着来到王宫。

檀腻觭回答:“我因为太贫穷,收获的稻谷没法打,便向他借了一头牛。承他好意,把牛借给我。我打完谷就把牛送到他家,他自己也看见了。虽然没有当面交代清楚,但这头牛确实是系在他家门前了,我是空著两只手回家的。也不知道这头牛会给弄丢了。”

牛主人首先上前,向端正王禀告说:“这个人借了我的牛,我去索回时,他拒不还我。”

国王问牛主人:“他讲的经过对不对?”

端正王问道:“你为什么借牛不还?”

牛主人说:“对。”

檀腻回答:“我因为太贫穷了,收获的稻谷没法打场,就向他借了一头牛。承他好意,把牛借给我。我打完场,便把牛送到他家,他自己也看见了。虽然没有当面交代清楚,但牛确实是系在他家门前了,我是空着两只手回家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头牛后来就给弄丢了。”

于是,国王对他们两人说:“你们两人都有错。檀腻觭还牛时,应该交代一声;而牛主人既然已看见,就该把牛收好。现在听我宣判--檀腻觭还牛时,口不吭声应当割舌头;牛主人见牛不管好,应当挖眼睛。”

端正王问牛主人:“他讲的经过对不对?”

牛主人一听慌了:“不!不!大王!那头牛我不要了,请不要割他的舌头,也不要割我的眼睛。让我们自己和解吧!”

牛主人说:“对!”

国王说:“你们愿意和解最好了。此案宣告审理结束。”

端正王就对他们说:“你们两人都有过错。檀腻还牛时,应该交代一声;而牛主人既已看见,就该把牛收好。现在听我宣判:檀腻还牛不吭声,应当割舌头;牛主人见牛不管好,应当剜眼睛。”

接著马夫上前告状:“这人太没有道理,把马腿砸断了。”

牛主人一听,慌张地说:“不!不!大王,那头牛我不要了,请不要割他的舌头,也不要剜我的眼睛,让我们自己和解吧!”

国王沉下脸来,问檀腻觭:“这是我的马,你为什么好端端地砸断它的腿呢?”

端正王说:“你们愿意和解,最好不过,此案宣告审理结束。”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