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来安抚我内心住着的“林妹妹”? 为什么说笑着哭才是最痛?
译者:Gloria原题:高度敏感的时候如何让如潮的思绪安静下来?
几年前,我3点钟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译:哲学小天后
抑郁是一个谈及色变的问题。但如果我们用漫画的风格来描绘它,我们也许可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