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电影《廷巴克图 》Timbuktu 推荐电影《廷巴克图 》Timbuktu
延巴克图是非洲历史文化名城,但这部电影却反映的是现实题材,凸显世俗平民与伊斯兰圣战分子之间的冲突,尤其是女性的悲剧。值得一看。

图片 1

图片 2
马里文化古城廷巴克图 联合国图片:/Marco Dorm

推荐电影《廷巴克图 》Timbuktu

原标题:恐怖分子统治之下,图书馆员如何涉险营救珍贵古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日前发表声明,对海牙国际刑事法院8月22日开庭审理马里武装组织“伊斯兰捍卫者组织”(Ansar
Dine)在廷巴克图的机构负责人马赫迪(Ahmad Al Faqi Al
Mahdi)因破坏历史遗产及重要宗教建筑而犯有战争罪一案表示欢迎。遭到破坏的文化遗产包括2012年被毁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廷巴克图世界遗产地所含的9座寺庙和1座清真寺。

图片 3

《廷巴克图》

教科文组织8月23日表示,这是国际刑事法院首次审理破坏历史遗产和建筑的案件,它不仅向马里人民,也向世界各地的人民展示了国际社会确保此类犯罪必遭法律惩处的决心。被告的认罪答辩和道歉也将为马里人民寻求真相、实现和解打开一扇大门。

延巴克图是非洲历史文化名城,但这部电影却反映的是现实题材,凸显世俗平民与伊斯兰圣战分子之间的冲突,尤其是女性的悲剧。值得一看。

内容简介

数十年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社会一直努力推动法庭全面认可蓄意破坏遗产是战争罪,尤其在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旧港(Old
Port of Dubrovnik)和波黑的莫斯塔尔古桥(Old Bridge of
Mostar)遭到破坏后,立法基础进一步增强,国际社会更加认识到此类犯罪必须遭到惩处。这次庭审标志着向这个目标迈出了新的重要一步。

图片 4

在撒哈拉沙漠的边缘,有一座堪比敦煌的古城,它叫作廷巴克图。那里曾是声名远播的学术文化中心,留存着珍贵的古阿拉伯文手稿。在历史的动乱中,手稿被摧毁、掩埋,直到
1984
年,一个名叫阿卜杜勒·卡迪尔·海达拉的年轻人横穿撒哈拉沙漠,沿尼日尔河搜集、保护和修复手稿,廷巴克图的文化传统得以复兴。然而,威胁再度降临。
2012
年,恐怖组织占领廷巴克图。为使手稿免受极端分子的毁坏,海达拉再次踏上冒险之旅,密谋将手稿偷渡出城。

这也是承认保护文化是一个重要的和平与安全问题,与保护人类生命密不可分的重要一步。今天的武装冲突中,攻击文化遗产的现象屡屡发生,在文化清洗的战略下,许多人因文化和宗教的原因遭到杀戮和迫害,包括历史建筑、学校、知识与媒体汇聚之地在内的文化场所遭到破坏,意在最终消除自由思考、削弱社会融合。这种战争策略就要求有恰当的立法和司法应对,国际社会有责任建立一个追究此类犯罪责任的模式。

图片 5

作者简介

在2012年马里第一座寺庙被毁后,教科文组织就发出了警示,提请国际刑事法庭关注。该组织一直全面动员,综合具体地分析了这一案件,并表示将继续不遗余力地支持国际刑事法院的工作。

约书亚·哈默,美国知名记者。 1988
年加入《新闻周刊》,先后在五大洲不同城市担任该杂志的分社社长,并长期为《GQ》《纽约客》《纽约时报》《国家地理》《大西洋月刊》等媒体撰稿,曾获包括美国国家杂志奖在内的多项新闻业大奖。从
20 世纪 90 年代起,哈默就开始
关注马里战乱,多次前往廷巴克图、巴马科等地采访,被誉为“对马里恐怖主义报道最深入的记者”。

廷巴克图在公元15世纪至16世纪是一个重要的宗教文化中心,同时也是伊斯兰文化向非洲传播的中心。当地的津加里贝尔、桑科尔和西迪·牙希亚三座雄伟的清真寺反映了廷巴克图的黄金年代。

展开全文

2012年,当武装团体占领马里北部地区时,廷巴克图的历史遗迹和古代伊斯兰手稿遭到破坏,包括音乐和宗教习俗在内的不同形式的文化习俗也受到了攻击。

书籍摘录

从圣战分子攻占廷巴克图的第一天起,来自美国华盛顿州的手稿保护专家艾米莉·布雷迪就一直催促海达拉将城里的手稿撤到马里政府掌控的区域。但海达拉总是给她同样的答案:“时候还未到。”他不能忍受将这些手稿重新分散在各个角落,他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将它们收集起来的。他坚持认为,廷巴克图才是数百年来创造、交换、保存这些手稿的地方。但是到了后来,海达拉意识到,他不得不将手稿全部搬走。

“你得想法办把它们弄出来。”西方国家的大使馆官员,以及海达拉在欧洲和中东的几位赞助者纷纷向他提出建议,“他们是穷凶极恶之人。没有摧毁这一切,他们绝对不会离开。”

2012
年夏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促使海达拉迈出最后一步,数月以来,他一直犹豫不决。
7
月的时候,廷巴克图城里的圣战分子依然到处为非作歹,摧毁了十几座苏菲派神龛。
8
月,利比亚的瓦哈比教派到处作乱,甚至超过了他们在廷巴克图的同伙。他们在的黎波里老城的一个苏菲派墓园里捣毁了几十座坟墓,在米苏拉塔捣毁了三座坟墓,接着又在的黎波里毁掉了三座陵墓,并在地中海沿岸城镇兹利坦推翻并炸毁了一座属于
15
世纪苏菲派学者的神龛,也是在同一个城市,他们还轰炸市里的清真寺和当地阿斯马里亚大学的图书馆。炸弹落在图书馆后,引起一场大火,馆内成千上万的手稿一瞬间燃成灰烬。“显而易见,这些极端分子的所作所为——挖掘古墓、捣毁清真寺等——跟伊斯兰传统教规与学者的言论是南辕北辙的。”利比亚伊斯兰教法权威、该国逊尼派穆斯林社会的精神领袖阿卜杜勒拉赫曼·加里亚尼这样表示。他极力想牵制、阻止“萨拉菲斯特组织”的罪行,但结果是徒劳无功的。无疑,这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行动已经预示了廷巴克图将要面对的命运。

海达拉回忆说:“我那时就知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雪上加霜的是,马里北部的经济开始崩溃,廷巴克图的法律和秩序也随之瓦解,这大大增添了海达拉的压力。牲畜交易和屠宰是该地区的主要经济支撑,但是图阿雷格族人以及阿拉伯牧人因为担心被指控与入侵的极端分子互通关系,纷纷赶着牲畜逃离廷巴克图。阿拉伯人与图阿雷格族人合起来组成了廷巴克图总人口的百分之四十。阿拉伯商家用木板将商店封了起来——圣战分子攻占廷巴克图后对城里进行第一轮洗劫时,许多店面其实都已被抢劫一空。旅游业也早已凋敝、萎缩,更不要提已经停滞的当地市政服务。各家银行也被抢劫,客户已经无法再从银行里取到钱了。廷巴克图的许多居民只能依靠他们在巴马科或是莫普提,以及其他南方城市的亲戚朋友的周期性接济勉强度日。失业率显著上升,贫困情况愈加严重,偷盗与抢劫事件四起。不法分子组成的团伙闯入私人民宅,顺手牵走一切可以拿走的东西。“恐慌袭击了整个城镇。”艾米莉·布雷迪这样回忆着,“我们说:‘这下好了,等抢完了这些东西,很快就只剩下那些手稿可以抢了。我们得赶紧想办法把它们运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